网站地图
zenghuilan.com
生活小窍门 解释生活中的一切名词
俳句 发布于:

俳句,是日本的一种古典短诗,由“五-七-五”,共十七字音组成;以三句十七音为一首,首句五音,次句七音,末句五音。要求严格,受“季语”的限制。

俳句是中国古代汉诗的绝句这种诗歌形式经过日本化发展而来。同时在日本以每日小诗的形式发展。

1. 对偶的诗句。

清周亮工《书影》卷二:“ 徐巨源曰:…… 苏李 、十九首,变为黄初建安 ,为选体,流为齐梁俳句,又变至唐近体,而古诗尽亡。”

2. 日本的一种古典短诗,由中国古代汉诗的绝句体诗经过日本化发展而来,以三句十七音为一首,首句五音,次句七音,末句五音。

我国作家郑振铎《蝴蝶的文学》:“在日本的俳句里,蝴蝶也成了他们所喜咏的东西。”艾芜《地貌的青春》:“脑海中涌起了诗意画意的涟漪,也就自然地记起日本诗人的俳句和短歌。”

连歌是源于十五世纪日本的一种诗歌,来源于中国汉诗的绝句,是由多个作家一起共同创作出来的诗。它的第一句为五、七、五句式的十七音,称为发句,胁句为七、七句式的十四间,第3、第4句以后为前两种句式轮流反复,最后一句以七、七句式结束,称为结句。

连歌是格调高雅、古典式的诗。连歌中承袭了中式的审美意识,其写作方法是引用古典的故事来创作出诗句。其后,连歌渐渐被一种称作“俳谐”的幽默诗而代替。

俳谐和连歌一样,也是由十七音和十四音的诗行组合展开的诗。但是,俳谐将连歌讽刺化,加入了庸俗而且时髦的笑话。俳谐较多地使用谐音的俏皮话,而且喜欢使用连歌中没有用过的富有生活气息的事物来作为题材。

在俳谐中,开始有人将发句作为独立的作品来发表。这就是“俳句”的起源。

无季俳句,顾名思议,就是不要俳句中的季语。一茶有一首俳句便没有季语:

“施米亦为过,群雉皆相争。”

自由律俳句则彻底地连俳句的格式也放弃,虽然它一直未成为俳句的主导,但对于中国人来说,要写一写汉俳的话,还是写这种自由律的俳句要来的好一些。

在日本,最受欢迎的自由律俳句作家当属种田山头火。山头火是一位来自于防府城的俳句诗人,一八八二年他出生在一个封建地主家庭。他对文学非常感兴趣并显露出很高的才华。因为患病,他中途退学回到了家里。在这以后,他父亲破产,之后他又失去了妻子和孩子。失去了所有的东西之后,他出家了,开始了他在日本流浪的僧侣生活。他走到任何地方,总是要写俳句,来思考自然和人生。因此,他被称作流浪诗人。

下面是一些山头火的俳句:

“怀静心眠于花间”、“晨空何等清,云飘碧空间”、“ 夕阳无限好,吾辈须慎行,切莫误年华”。

俳句是一种有特定格式的诗歌。俳句的创作必须遵循两个基本规则:

第一

俳句由五、七、五三行十七个字母组成,当然了,这是以日文(假名)为标准的。

第二

俳句中必定要有一个季语。所谓季语是指用以表示春、夏、秋、冬及新年的季节用语。在季语中除“夏季的骤雨”、“雪”等表现气候的用语外,还有像“樱花”、“蝉”等动物、植物名称。另外,如“压岁钱”、“阳春面”这样的风俗习惯也多有应用。这些“季语”通常带着现代日本人民对于幼小时代或故乡的一种怀念眷恋之情。

日本官方说法是,俳句的原型是中国古代汉诗中的绝句。日本中古的时候将中国汉诗的乐府诗发展为和歌,和歌的格式是五句三十一音。后因多人合咏和歌,出现了长短连歌。而俳句起源于连歌,为连歌的发句,为三句十七音。连歌的胁句,为二句十四音。加起来正好是三十一音。而中国古人有一说法,把绝句看成是律诗的一半,即所谓“绝者,截也”。古代日本诗人大半都能做中国汉诗,并对此非常喜爱,所以,俳句的形成影响之一,有可能是日本人从绝句和律诗的关系上得到了启发。

正冈子规曾说:“俳句、和歌、汉诗形式虽异,志趣却相同、其中俳句与汉诗相似之处尤多,盖因俳句源于汉诗绝句之故。”

俳句的意境与汉诗更多有相通之处。俳句的妙处,是在攫住大自然的微光绮景,与诗人的玄思梦幻对应起来,造成一种幽情单绪,一种独在的禅味,从刹那间而定格永久。而这种禅寂,在中国的诗歌里也屡有体现。比如王维的诗句:“爱染日已薄,禅寂日已固。”(《偶然作》)、“一悟寂为乐,此生间有余”(《饭覆釜山僧》)等。

而日本俳句诗人,大部分能写汉诗。也有很多把中国的汉诗俳句化。比如芭蕉的一句:“长夏草木深,武士留梦痕”便是引杜诗“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所作。

俳谐三祖

1.山崎宗鉴

(?——1553),本州岛中部的滋贺县,本姓志那,名弥三郎范重。曾以武士身份事将军足利义尚,义尚阵亡后,辞官为僧,隐居摄州尼崎,时年三十五岁,后移居山崎,即以为姓,改名宗鉴。晚年结庵于赞岐观音寺附近。卒年一说八十九岁,或云八十五岁、七十二岁。

宗鉴性格飘逸不羁,憧憬自由奔放的境界,对贫困处之泰然,只是埋头钻研俳谐。一说室町时代末期,连歌极盛,连歌师饭尾宗祇名满天下,宗鉴自度在连歌方面总不能胜,乃别创俳谐与之争衡,因被后世尊为“俳谐之祖”。所编《犬筑波集》为俳书之滥觞,另有《竹马狂吟集》,今不传。

宗鉴提倡以口语俗语作讽刺揶揄,他虽主张废除一切格律,但对季题却很尊重,这一点被后进诸家加以确认,终于成为俳句一大铁则。

宗鉴的句作大致可以按内容分成两部分,一是嘲世的滑稽诙谐之作,例如:

良月若安柄 ,绝似佳团扇。

老朽轻抚地, 蛙鸣似个长。

圆圆春阳出 ,悠悠白日长。

另一部分是安贫之作。宗鉴虽然穷愁潦倒,却从不阿附权贵,只是相当自得其乐地过着隐居生活,这种淡泊自守的节操也通过句作反映出来,如:

入夜食毛栗 ,明月出山巅。

十月纸窗破, 遂识金风寒。

据说他室内环堵萧然,只有一只药罐,门口贴着一张纸,上面写着:“上客可速退,中客一日归,下客宿一宵。”临终时还咏了如下的“辞世”歌:

若问宗鉴何处去 ,答因俗务他界行。

这首歌由于表达了他始终如一超然洒脱的心情,所以至今仍为众口传诵。

2.荒木田守武

荒木田守武(1472——1549),伊势人,继祖、父之后为伊势内宫神官,既善连歌,又热衷于俳谐,曾说:“俳谐连歌的格律当由我制定。”晚年撰有《俳谐连歌独吟千句》(又称《守武千句》),就中应用连歌法则,作了制定俳谐格律诗的尝试,是俳谐史上一大业绩。总的说来,其句作不卑不亢,品格较宗鉴为高。有些作品十分生动有致,如:

岸湾似螓首 ,翠柳若娥眉。

娇蝶翩翩舞 ,落花疑返枝。

3.松永贞德

松永贞德(1570——1653),京都人,曾祖父入江九郎盛重系摄州高槻城主,父永种时才改姓松永,字盛雄,号明心居士。博学多才,尝从名流九条玖山、细川幽斋(即细川藤孝)等学和歌,从里村绍巴学连歌,自称“有师五十余人”。他又致力于俳谐,祥细制定俳谐格律,自号“俳谐中兴之祖”,门流满天下。朝廷曾于庆长三年(1598)赐号“花之本”(自镰仓、室町时代以降,日本政府授给最佳连歌师的称号,一个时代仅限一人),许为“俳谐宗匠”,后人将宗鉴、守武和他并称“俳谐三祖”。

简单地说,明心居士认为“俳谐就是每句皆用俳言咏成的连歌”。所谓“俳言”,就是指不为古来和歌或连歌所采用的俗语和汉语。他编撰的《御伞》一书,详列俳谐用语1476条及其用法上的一定规则,大多附有用以说明的连歌,当时称为“俳谐秘本兵法”。此书将俳谐法则化繁为简,消除了由来存在的疑问,确立了“贞德派”(俗称“贞门”)的标准。

明心居士所著书尚有《淀川》《油粕》《红梅千句》《歌林杂话》等。他的句作喜用比喻,当时颇为人传诵,看来虽讲究一定技巧,但缺乏思想感情,难以称为名句。例如:

斑烂彩霞起 迎得寅年至(以“斑烂”喻虎皮纹理)

灵凤欲出世 ,酉年何悠长。

白银何曾似 ,庭砂夜月中。

月光下的细沙耀眼生辉,确有些像白银,这一首俳句可以说是最早的写生句之一。

“今朝又时雨, 还同春夏秋”。

日本称深秋初冬乍降乍止的细雨为“时雨”,以其能触思抒怀,古来多为歌人俳人吟咏。

明心居士门下弟子极多,著名的有以贞门七俳仙为首的约四十余人。

“俳圣”松尾芭蕉

提到俳句,就不得不提到松尾芭蕉。芭蕉被日本人称为“俳圣”,他对日本俳句的发展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松尾芭蕉(1644—1694)日本江户时代俳谐诗人。本名松尾宗房,号桃青、泊船堂、钧月庵、风罗坊等。生于伊贺上野。他十岁开始做大将藤堂家的嗣子良忠的侍童。良忠师从北村季吟学习贞门俳谐,因此芭蕉也对贞门很亲近了。后来在江户,芭蕉写出了《谈林十百韵》,已经具有很明显的谈林俳谐风格。

芭蕉在贞门、谈林两派成就的基础上把俳谐发展为具有高度艺术性和鲜明个性的庶民诗。他将以前以滑稽突梯为主、带有游戏成分的俳句提高到严肃的、以追求诗的意境美的作风上去。

芭蕉的诗风可以用“闲寂风雅”四个字来概括。像他的名句《古池》就是通过闲寂的独特表现力来产生艺术的风雅美的:

“闲寂古池旁,

蛙入水中央,

悄然一声响。”

这首俳句描写了一只青蛙跳入古池的一刹那。在这一刹那,四周闲寂的静与青蛙跃入池塘的动完美的结合了起来。青蛙跳之前,一切是静的,青蛙跳之后,一切仍会恢复平静。表面上是无休无止的静,内面却蕴含着一种大自然的生命律动和无穷的奥妙,以及作者内心的无比激情。飘溢着一股微妙的余情余韵和一股清寂幽玄的意境。

下面再看一首芭蕉的《赏樱》:

“树下汤食上,

飘落樱之瓣。”

这首俳句了有了明显的生活气息,但是那股子闲寂依旧透过文字扑面而来。

芭蕉还有一首《春雨》深受芥川龙之介推许:

“春雨芳草径,飞蓬正茂时。”

与谢芜村小林一茶

芭蕉之后,最出名的俳句诗人莫过于与谢芜村与小林一茶。

与谢芜村(1716—1783)日本俳句诗人、画家。少年时代即爱好艺术。二十岁前后丧失家产,漂泊至江户,拜师学习俳谐,寄寓于芭蕉传人早野马人的夜半亭,为江户俳坛所瞩目。以后十年间游历各地,致力学画。后名声大震。

一七五七年成家,恢复俳谐创作。一七六七年断承夜半亭俳号,发展成为一代宗匠。他提倡“离俗论”,反对耽于私情、沾染庸俗风气的俳谐,致力于“回到芭蕉去”。

芜村的俳句,擅长对自然景物作细致的观察,作写生式的描写。作风以绚烂华美见长。

下面是芜村的四首俳句:

“秋风寂寥愁意起,酒肆吟诗有渔樵。”“春雨细细落,润沙滩小贝。”“蔷薇花开处处,忆当年乡关路。”“暮春已随风归去,樱花萧萧而开迟。”

像上面第二首中,通过对细雨润贝壳的描写来表现出的那种优雅的美,正是芜村的擅长。

小林一茶(1763—1827)本名弥太郎,生于信浓国水内郡柏原村的一个农民家庭里。十岁即开始学习俳谐。由于他的动荡不安的经历,一茶的俳句有着自己鲜明的风格。有人评论他,说“自嘲自笑,不可称之为乐天,亦非厌世,逸气超然。”

一茶有一首写故乡的俳句十分出名:

“乡关噫,层层叠叠,皆为刺之花。”

对于故乡,一茶是怀念的,也是不满的,这首俳句将那种复杂的心情写了出来。

一茶的一生坎坷不遇,他的俳句里常常会流露出一种孤独的感觉和对现实的愤懑,下面是他的三首俳句:

“元旦世间皆寂寥,非独吾等甚孤愁。”、“诸君归去来兮,江户乘凉亦难。”、“雁莫啼,至今起,吾亦为断肠人。”

但一茶同时又是质朴天真的。他的代表作之一、怀念六岁时的一首俳句:

“至吾宅游兮,无家归之雀。”

便将这种质朴天真深深地表现了出来。

正冈子规

正冈子规(1867—1902),本名常规,生于爱媛县。1891年冬,着手编辑俳句分类全集的工作,1892年开始在报纸刊载《獭祭屋俳话》,提出俳句革新的主张。子规认为俳谐连歌缺少文学价值,主张使发句独立成诗,定名为俳句,为后世沿用。

俳句可以说是子规的手中真正发展成为日本民族最短的诗歌的。

“吾庭浅草复萌发,无限天地行将绿。”、“信家木曾问旅路,唯闻前方白云深。”、“渡船春雨至,船上伞高低”

这是子规的三首俳句,句中对自然的把握很是独到。

子规有三首绝笔,下面的这首俳句便是其中之一:

“喉颈痰一斗,瓜汁难解忧。”

这首俳句写完的第二天,子规便离开了人世。

春季:这是万物生长的季节,树木返青发芽,一切都充满了生机。和春季相关的季语有:

三月(弥生):雏祭り、东风、山笑う、莺、初音、春分之日、燕、春雨、木之芽、目刺し、卒业、阳炎、春风、たんぽぽ等。

四月(卯月):四月、入学、胧月、桜、花见、春愁、わさび、山吹、种莳き等。

五月(皋月):茶摘み、春惜しむ、叶樱、子供之日、立夏、母の日。

夏季:炎热多雨,其中还有很多热闹的节假日活动。和夏季相关的季语有:

六月(水无月):衣更え、梅雨、青梅、蛍、蟹、夏至、帘。

七月(文月):七夕、朝颜、祇园祭、日伞、海之日、莲。

八月(叶月):立秋、浴衣、団扇、向日葵、お盆。

秋季:这是收获的季节,是秋高气爽的季节,也是赏红叶的季节。和秋季相关的季语有:

九月(长月):新凉、重阳之日、名月、月见、夜长、虫、爽やか、冷ややか、稲刈り、新米、天高く马肥ゆる秋、秋风、秋雨、秋分之日、菊、秋暮之时。

十月(神无月):そぞろ寒、红叶狩り、秋深し、鹿、柿。

十一月(霜月):渡り鸟、立冬、七五三之祝い、行く秋。

冬季:从立冬到立春是冬季,是寒冷的季节。和冬季相关的季语有:

十二月(师走):お歳暮、汤豆腐、山茶花、年之市、冬至、クリスマス、除夜の钟。

一月(睦月):新年、元日、お正月、初春、雑煮、年贺状、书初め、成人之日、雪。

二月(如月):节分、立春、雪祭り、春浅し、余寒、梅。


相关文章推荐:
季语 | 绝句 | 书影 | 郑振铎 | 艾芜 | 连歌 | 日本 | 发句 | 结句 | 汉俳 | 山崎宗鉴 | 足利义尚 | 室町时代 | 荒木田守武 | 松永贞德 | 松尾芭蕉 | 江户时代 | 芥川龙之介 | 与谢芜村 | 小林一茶 | 名声大震 | 小林一茶 | 信浓国 | 柏原村 | 正冈子规 | 初音 | 春分 | 阳炎 | 胧月 | 立夏 | 梅雨 | 朝颜 | 新米 | 秋分 | 红叶狩 | 汤豆腐 |